他人的生活如何让你触类旁通?

时间:2020-06-17 浏览量:220

他人的生活如何让你触类旁通?

Photo by Kevin Dooley, under CC: BY 2.0 License.

资深职人谈她自己那个行当,往往让读者获益良多,「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除了有热闹可看,通常还能触类旁通。

从LOMO、单眼到智慧型手机,摄影书多年不坠,不时有新的题材,透过Instagram等摄影APP和脸书,更成为一种生活风格。门槛低,社交回馈高,我们学会了一种特殊的「延迟满足」,凡事先拍照,再享受;美食、风景、小孩的才艺发表,一体适用。所谓用影像记录生活。

新闻摄影起家的法国摄影家布列松高龄86岁时写道:

我的热情,从来就不在「摄影这件事本身」,而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在忘却自我的那几分之一秒里,因为记录下某种主题以及形式之美所激荡出的情感,那是一种被眼前送上的东西所唤醒的几何。

布列松和我们一样,不是「为摄影而摄影」,却又跟我们不一样,非属「为记录而记录」。我们拍照上传,记录生活也期待他人回馈,裹携其中的是无声吶喊着想有所表达的自我,反观布列松,按下快门的那几分之一秒,对他而言是忘却自我的瞬间。

我们常钦羡成功的职人,而职人正是因为忘情自我、投身事物,才缔造了出色的作品。

记者陈玉慧在《时代的摺痕》里回顾(快20年哩!),那天全台湾的媒体都忙着找连战,他连战一行上下十多人竟从纽约甘迺迪机场人间蒸发。当时手上的线索只有「上午八点」和「纽约甘迺迪机场」,陈玉慧列出该时段的全部班机,发挥记者素养,从政治的逻辑(飞哪里有必要保密成那样?)开始删减,一一打电话询问,限缩範围,再凭连战的身分(副总统)锁定VIP招待中心,终于追到连战要转机的地点,四、五个钟头已经过去,电话线的温度降不下来,陈玉慧派驻欧洲两年累积的人脉,让她找到下一个突破口,最后终于追到连战一行人。

隔天各家报纸各自臆测,唯一追到事实的陈玉慧献出独家。不过她按捺不下的疑问是:

但我们相信这样便是外交吗?台湾民众?还是连战自己相信?甚至李登辉?因为他自己也努力去了美国康乃尔大学接受荣誉博士,但那件事付出大笔的公关费用外,除了光荣了他个人历史纪录,惹得中共解放军将飞弹对準台湾,对台湾究竟是利是弊?

吃哪行饭,难免倾向用那一行的逻辑思考。就像布列松说摄影是一种「领悟的方式」,同一件事实摆在摄影师眼前,他也许想捕捉连战在楼梯转角喝斥方瑀的狰狞表情(这位发挥了八卦嗅觉),或将观众的视觉引导到连战那条品味不凡的银色领带(这位可能是帮杂誌拍照),或记录基辅大学颁发荣誉学位给连战(四平八稳)。这些事件与物件都发生在连战「失蹤」的几天里,等待职人一一串起,串回到我们庸碌的日常生活。

否则有时真想不透:政治、摄影,乃至缤纷而陌生的「他人的生活」,怎幺会跟我共处在同一个世界。

怎幺会呢?但确实如此。比方说,在台湾之东,日出的第一个哨站,夏曼.蓝波安的《大海浮梦》记录了一个视海如归的达悟人的生活。(而且它是海洋书展参展书,3本以上79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