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昨日的地狱,将成为我明日的工作

时间:2020-06-17 浏览量:634

他人昨日的地狱,将成为我明日的工作

「他人昨日的地狱,将成为我明日的工作。」

过去人们多半只能透过法律剧或小说等管道一窥律师工作的神秘面纱,因此对律师的情感犹如庙宇内过浓的薰香气味:敬畏中令人皱眉的矛盾情感。其中的原因不难理解:人们理解这个社会需要律师,藉由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让人们得以在法庭上伸张正义。然而不幸的是,如果不具有相当的经济能力,恐怕很难取得高品质的律师服务。也难怪传统影剧里的律师,都必须像〈王牌大律师〉(Legal High)里面的古美门研介或者〈无照律师〉(Suits)里面的哈维那样的贵气。所幸到了二○一九年,感谢〈我们与恶的距离〉里面的王赦稍稍为我们扭转了律师形象。

相较之下,这便是本书可贵之处:作者以非虚构写作的手法,用第一人称描述办理案件的心路历程,带领读者从「律师」的角度感受「办案」的感觉。作者以文学的笔法巧妙刻划出「法律工作者」的面貌。

一般来说,包括大众以及我们法律工作者本身,都会想像法律人是一群穿着法袍站在法庭上,挥舞着衣袖为正义发声、为理念喉舌的人们,但却忘记了法律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需要食衣住行、吃喝玩乐,更不是一群遗世而独立的隐居者。

作者将许多日常生活的细节也深刻描写进书内,像是等待开庭前焦躁而烦闷的心情、因为工作不得不往返偏僻且遥远法院的无奈、面对各种脾气与个性的法官时律师上演的内心戏,以及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把当事人的离奇事件拿出来八卦的轶事。

除此之外,《为谁辩护》这本书值得玩味的地方更在于,作者在不违反法律伦理的前提下,将自己经手的案件巧妙地转化为十一篇精彩的故事,深刻地描写了作者自己办案的心路历程,成功跳出了传统「说案件」的窠臼,让人们窥见律师这一行最内心深处的感受。例如人们总是好奇:律师真的都相信自己的当事人吗?如果知道自己的当事人真的从事不法行为,律师该怎幺抉择?

例如在「小唐」的故事中,作者跟大部分人一样,「期待」司法体系能带领小唐改邪归正,最后却「适应」了司法漩涡,只能让小唐越陷越深,根本无法改变命运,但仍难掩期待小唐复归社会的那一天到来。在「雷蒙」的故事中,明知自己当事人没有从事检察官指控的犯行,却发现当事人为了掩饰更不容于世的过错,只能选择承认自己从未做过的行为。

如同作者所写:「我懂法律,也知道在法庭里该说些什幺,但是出了法庭却无以为继。」现代公民社会将法律视为最后一道防线,然而人世间许多事情太複杂,律师经常被迫面对法律无法解决的故事,箇中滋味,往往只有律师知道其中辛酸。

每当我们开始阅读「法律的故事」,进一步想要讨论司法改革的时候,却往往遗忘「写故事的人」,彷彿这些故事都是自己繁衍而生,忽略了故事的良窳取决于写故事的人。又偶尔我们太习惯以全知全能的第三人称观点俯瞰全局,因而忘记去体会实际参与其中的人们,遭遇了哪些心路历程。

虽然这样说会引起很多人反对、甚至是反感,但我认为不论是律师、检察官还是法官,这些被统称为「法律人」的人们,都是一群擅长说故事的人,因为这些人的工作,都是在法律建构的框架内,用文字将证据串起,编织出最终的成品,也就是那些称为「书状」「起诉书」「判决」的东西。

说到底,法律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法律人写出来的故事能符合正义的要求。而许多谈论法律与法律人的书,都是将这些「故事」做为探讨的对象:例如在程序瑕疵如何像滚雪球般发展为刑事冤案、离婚案件中令人刻骨铭心的亲情与人性、人们利用民事诉讼讨回公道的快活……

如同这本书所述:每个案件都是複杂生命交织而成的网路,因此比「法律」本身更引人入胜的,往往都是判决背后的「故事」,而这些「写故事的人」所经历的生命故事,则是这本书希望能带您一起体会的。

(本文作者为致力于推广法律知识与法治思想的独立媒体)

上一篇: 下一篇: